才疏学浅的南陈

人生路还长,好生往前走。

长夜(师生)

afd 更至 第三章 释然 ①


第二章 风波  ① 上

  -

  之后又过去了几天,秋意越来越浓了。原本还屹立在街边,茁壮得清脆的大桉树也披上了一层金黄的颜色。这个时候的阳光总是非常迷离,滚烫而不热烈,模模糊糊的。


  这几天何桉都很安分,他一直都是一个很听话懂事的孩子。这天是周六下午,完成好沈珘布置的课业之后,便顺路买了几瓶药粉和药膏去看老师,都是进口的牌子。


  顺路还顺到了卖水果的小卖部,秋天虽然萧瑟,但也是一个丰收的季节,各种水果摆在外面,大喇叭喊得响亮,让人垂涎欲滴。


  何桉提着药粉和药膏走过去,热情好客的老板娘很快就拿了一个袋子过来招呼他,“哎,小伙子,这个苹果甜,这个橙子也不错,你是买给什么人的吗?要不要阿姨帮你挑啊?”


  M市的人都很纯朴敦厚,何桉从小在这里长大,但并不在这片农村,而是靠近城市中心的地方,似乎这里更舒服一些。他笑了笑,说:

  “那麻烦您帮我挑五个苹果和五个橙子吧,我一会儿提过去给我老师。”

  “好嘞。”


  老板娘搓搓手,很快忙活起来。何桉就站在一边看着,自从上次沈珘家跟他说了如果识别水果之后,他就长了记性,因问:“阿姨,您能教我如何区别他们的甜度吗?”


  “可以。”老板娘一如既往的热心肠,她随手拿了一个苹果和橙子过来,耐心的对何桉解释,“你看,苹果底下越崎岖的,长得越丑的就甜,橙子也是这样。”

  何桉笑起来,“好,谢谢您。”



  水果很快就挑选好,何桉付了钱,腾出一只手提上两个袋子,另一只手拿着沈珘给他布置的课业,那是课外作业,还有沈珘要他读的书,都要做好批注之后再还回去。


  可是想想上节课的小测,他没能做到满分,身后就心有余悸的跳了两下,他身后的伤到现在还没收口,仍铺着一点点的淡红色,老师应该不会再动手吧…


  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想着,步子也莫名其妙的迈的更大了一些。他来到了南区教师公寓306的门口,吸了一口气之后站得笔直,

  “老师,我是何桉。”



  门那边传来拖鞋踩在地上趿拉响的声音,何桉碰见老师,又礼貌的叫了一声,手上下意识的就捏了一把汗。


  看着少年换好鞋,提着走进来的大包小包,沈珘微微皱上了眉头。他脸上被巴掌扇出来的伤已经消去了大半,除了残留在眼尾的那一小块,其他都不太碍事。


  等何桉进厕所洗了手出来,沈珘点了点桌上的白色袋子,说:“下次不用带这些过来。”

  “老师,可是您…您的伤还没好…”何桉抿了抿唇,湿漉漉的手心不停在裤缝边上摩擦,他很局促。



  沈珘默然的看了他一眼,“说不用带就是不用带。听我的话就好。”

  少年点点头,眼里辗转了一瞬的黯然神伤,“是,我记住了,老师。”



  电视机里放着的是午间新闻的回放,桌上还摆着一杯茶,浓厚的茶香弥漫在空气中,阳光镀了一层金,顺着窗户一点不落的全部掉进来,原本书温馨惬意的氛围,却被沈珘的一句话给扰乱,

  “我来检查一下你的作业。”



  何桉心里咯噔一下,他最怕被老师检查作业。有一次错了一个英文字母,有时候语法会出错,不管是在办公室还是在家里,都会被皮带或者数据线揪着揍一顿,老师总是这样严格。

  可不能不动作,此刻就像犯错了的小学生,何桉亦步亦趋的到桌前拿好自己的作业,仔仔细细确定了是三叠之后才满满当当的拿给沈珘。



  上周的书是一本杂志栏目,全英文的那种,其中还夹杂了艰涩难懂的法语,这些都要何桉解释,并且做好摘抄,完成笔记交给他。

  少年的字还是歪扭的厉害,沈珘拿过来没翻上几页就蹙紧了眉头,可又不得不说何桉确实很认真,每一句话都是参考了文献认真理解的,不同颜色的荧光笔都有批注。

  自己有几斤几两,何桉是有自知之明的,他见老师的脸色不太和善,很快就去里屋取了一柄长尺。当时沈珘买檀木尺子的时候碰上买一送一,好心的老板全给他打包送过来了。




  眼前的少年跪的笔直又端正,捎短的长袖下是小半片干净的手腕。沈珘笑了笑,问:

  “这份作业,你自己觉得怎样?”

  “不好。”何桉抿着唇,捧着檀木尺子,努力将其往上抬,端平手臂,“很多理解都不够到位,也没有踩到点子上。您罚我吧,老师。”





afd同名:才疏学浅的南陈

评论(24)
热度(104)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才疏学浅的南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