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疏学浅的南陈

人生路还长,好生往前走。

磋磨 番外

番外 桉元 七

  ②

  -

  卧房里亮洁如新的,平时也有认真仔细打扫,即便有灰尘,那也只是少量,根本不可能钻进人的眼睛里。


  何桉知道少年在落泪,却也不想把人拆穿,他囫囵了一下余元的寸头脑袋,“好了好了,快去洗吧。毛巾里面有,就是浅棕色那条,也是新买的。”

  “唔…好的老师。”



  余元对着何桉深深地鞠了一躬,何桉只是笑,他的嘴边始终挂着一抹柔和的笑意,叫人看了很是舒服。

  温热的水冲刷在身上,连同悲伤的灵魂都被冲刷干净,余元动作很快,三下五除二的打理好自己,还顺便吹了一下自己的寸头。



  为了不麻烦何桉和书绫,他将自己的衣物都洗好了,他抱着湿漉漉的衣服想问何桉要衣架,结果却撞见了两人在厨房的腻歪。

  夫妻俩很恩爱,有时是书绫占据主导地位,有时是何桉主动的亲吻,周遭的空气都被撩拨的蹭上一通氤氲。



  余元不好意思的挪到沙发上坐下,他有些不知所措,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

  他是真的给老师添麻烦了。

  而且现在时候也不早了,若是老师早睡的话,肯定已经休息了…



  约莫五六分钟,何桉才趔趄的从里面出来,他拽了两下衣领,遮住脖子上的痕迹,对余元说:

  “芋圆,抱歉,让你久等了,粥一会儿就熬好了,我来……”



  哪知余元这孩子跟缺根筋似的,忽然站起来,“老师,我,我觉得,要不我还是回去吧……我不该打扰您的,对不起。”

  “余元。”何桉知道他是误会了,解释道:“和你没关系,放在平时我也不可能这么早休息。你别和沈老师说啊。”

  “嗯…好,我知道了。”



  余元点头回应,他垂下头,歇着眼皮,两只手仍放在身前扒拉,嗫嚅了两下嘴唇,欲言又止。

  何桉知道他想说些什么,便坐到人的身边,两天前因为对待论文态度不认真而被摁在墙上抽了一顿,到现在都隐隐作痛,他微微蹙紧眉头,尽量摆出一副不经意的样子。

  “余元,你想说什么,告诉老师好吗?”



  何桉的语气实在太温和,似乎是拨弄了谁的心弦,逐渐的渗透到少年的心房。

  余元叹了一口气,他红了眼眶,“老师,我觉得我也没用。我又碰到瓶颈了,真的好难啊…我总是一碰到困难就想要退缩…我好丢人,真的。”

  “我,我不是故意要喝酒的,这么晚还麻烦您和小绫姐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余元。你不要总是想太多。”

  何桉眉头蹙的更紧,他靠的更近一些,伸手揉揉余元的寸头脑袋,

  “有压力、有瓶颈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我也是这样,这是不可避免的。”

  “您,您也是这样吗?”



  余元愣了愣,他以为老师是在编故事骗他,眼眶不禁更红了,里头还装满了泪水,

  “可是您这么优秀,肯定有很好的解决方式的,您真的很厉害…”

  “就算我再厉害,我也是人。”何桉柔声安慰他,他微弯着身子,好看的眉眼与余元的视线触碰,“我以前碰到了难事也想要逃,去喝酒,甚至去抽烟,因为我也想不明白,后来被沈老师抓包,他当时脾气不好,一顿狠打能让我下不来床那种。”



  何桉回忆起来,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容,他对着余元继续比划,

  “沈老师狠打我的原因,我是知道的。因为抽烟喝酒始终是错误的方式,这样反而会让压力变本加厉,久而久之就会很难纠正。”

  余元眨眨眼睛,小何老师的教诲没错,他不该出去喝酒的,但他也不想总坐在电脑桌前对着代码。



  这几天的题目刷的他头皮发麻,他实在是没有勇气去面对红色的错误标记,去面对无情的‘error’。

  香煎荷包蛋的香味飘出来,伴随着浓稠的粥香,滚滚的侵入味蕾,余元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他不好意思的别过头去。

  何桉笑笑,拍了拍他的肩,“解决方式明天再告诉你,现在过来一起喝粥。”

  余元一愣,他问:“老师,您也还没吃晚饭吗?”

  “还没。”何桉站起身,笔直的脊梁挺拔有力,“所以我说你并没有耽误什么,也不用总觉得麻烦我,知道吗?”



  余元点点头,鼻头酸溜溜的,“知道了。”

  他走到桌前,寻了位置坐下,白粥被熬的滚烫清亮,一看就是浓稠细腻的样子,余元噎了一口唾沫,从何桉手里接过来一碗,

  “谢谢老师。”

  何桉点头,没说话,书绫则笑着在他碗里添了两个黄灿灿的煎鸡蛋,“芋圆,多吃吃鸡蛋,长身体。”

  “唔,谢谢小绫姐姐!”余元就着粥和鸡蛋往嘴里扒拉,几秒以后,他抬起头,“小绫姐姐您怎么不吃?”



  “我吃过了。”书绫说,“你们回来的晚,就给你们单独做了,我再吃的话要发胖了。”

  这时,何桉放下了碗,他两只手规整的放在膝盖上,整个人坐的笔直,一看就是家教涵养极高的样子。

  他抿着唇,说:“抱歉,小绫。下次我跟老师说一说,尽量放我早点回来。”

  “没事儿,这有啥啊,亲爱的你还是按照沈老师的来做吧~我可以看抖音学刘畊宏跳操。”

  何桉点头,“那就好。改天我也和你一起跳。”

  表面看起来不在意,实则暗潮汹涌,他捧起碗,继续小口小口喝粥。

  “好呀好呀,这个真的是暴汗必备,哈哈哈太累了我跟你们说……”

  这之后就是书绫的主场了,她一个人说了好多自己在健身时遇到的趣事儿,包括刘畊宏是怎么火的,还尝试给两人演示了一下所谓的“毽子操”。



  吃完饭洗完碗,已经快零点了,何桉收拾了隔间,留余元下来休息,这么大晚上回去也不安全,余元寻思留下来挨打也方便。

  第二天他很早就从床上起来,洗漱完出来,发现老师正站在阳台背书,他就悄悄的猫到客厅,没有打扰。

  过了五六分钟,何桉才结束,他拿着书走出来,见到余元,带起一抹笑,“芋圆,早上好。”

  “老师早上好。”

  少年笑起来就像初晨的阳,格外灿烂,他站起来,问:“老师,今天我们要学什么?是不是应该……”

  “不急。”



  何桉这样说,还顺势转身给他拎了一条擦汗的毛巾,“陪我下去运动运动。”

  两人身上都是轻便的穿着,余元身材不太健壮,何桉的衣物挂在他身上略显松垮,但并不碍事。

  “啊、啊?”余元愣了愣,不明所以,“老师,要做什么运动?”

  “跑步,俯卧撑,都可以,楼下有运动场。”



  于是师生两人来到了楼下,何桉带着他做热身运动,由于余元前期一直在神游,直到现在他才注意到何桉膝盖上的红紫印子。

  想来那是罚跪所致,看样子肯定连续好几天了,余元的视线只停留了几秒,就挪开了。

  他没有说什么,他觉得那是老师的事情,他不应该过多的询问。



  三,二,一。准备就绪。

  何桉和余元并排跑着,何桉在外道,余元在内道。余元经常运动,长跑对他而言不是什么难事。

  一圈又一圈,余元还是保持一开始的速度,何桉也是,两人一直保持着距离,并排向前跑。


  第九圈、第十圈…直到第十五圈才停下,余元喘着气,听见何桉问:“要不要再冲刺一圈?”

  他点头,没说话,只比了一个OK的手势。

  于是又重回跑道,三二一起步,两人的间隔不相上下,几乎是同时冲过的终点,何桉弯着腰喘气,余元则叉着腰看天,累的满脸通红。

  等两人都好一些了,何桉才走过去,“你看,你现在已经能做到和我同时冲过终点了。”



  “假设我们一开始的十五圈只是预热,也就是你在学习路上缓缓前行的样子,那么后来冲刺的那一圈就是你的瓶颈,你需要花费更多时间和精力去攻破。余元,在这个时候,你需要求助于人,就像我和你一起并肩奔跑一样。”

  “计算机学院的老师知识功底深厚,你完全可以去请教他们,当然,你也可以来问我。”

  很浅显易懂的道理,自己怎么就是想不明白?



  余元觉得自己愚钝,他勉力一笑,“是,老师,我明白您的意思了。发泄压力的方式有很多,不该选择喝酒抽烟,而应该用理性的方式发泄,碰到困难了不需要自己死磕,换种角度去求助别人,会更好的突破瓶颈。谢谢您教我。”



  “不用客气。”何桉笑,“现在知道自己错误了?”

  余元抿着嘴,“明白了。”

  “若是要挨板子,会觉得委屈吗?”

  余元坦然的抬起头,“不会,老师,我不会觉得委屈的。”



  -

afd同名:才疏学浅的南陈

评论(43)
热度(198)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才疏学浅的南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