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疏学浅的南陈

人生路还长,好生往前走。

长夜(师生)

♥️🌸⚡️更至第二章 风波 15


第一章 考验 ⑥


  明明来的时候反复强调过,很多重点也反复跟人说过,少年怎么就是这么不听话?怎么就是这么不放在心上?


  不过当务之急显然不是揪着青年算账。因为在那之前,杨苛已经把他拉了过来,勾着他的肩背有说有笑的。


  这几天连着挨了打,动作一大还是会有些疼。何桉努力隐忍着,不被师伯看出来。杨苛问什么他就答什么,一副很老实的样子。


  走在前往校园小吃街的路上,途中经过了许多桉树,深浅不一的树影摇曳,氛围感很浓。杨苛笑着问:

  “你觉得你老师怎么样?”



  从沈珘这里听了许多关于何桉的评价,但师生之间总是双向的,他总得适时了解一下何桉对沈珘的评价。

  “师伯,老师是一个很好,很优秀,教学严谨,专业知识很强的人。我很愿意跟着他学。”



  说完侧过头去看一看老师,这个时候的沈珘大多还是很严肃的表情,何桉被吓的稍稍低下头,不好意思的把视线挪回来,不敢再乱看。


  看起来沈珘平时是一个严师,不然也不会有如此强劲的威慑力。杨苛笑了两声,继续揽着少年的肩背,有意挡住了在身旁的沈珘。


  “不要总是看着你老师,我来悄悄跟你说一件事情。”说着,杨苛整个人凑到何桉的耳边,“你老师有没有小女朋友?”

  “呃…啊?师伯您说什么?”



  杨苛是个很两面性的人,该玩笑他会玩笑,该严肃他也会固执到极点,何桉愣了两下,突然搞不明白杨苛到底是来干什么的了。


  “反应别这么大。”杨苛用余光瞥了沈珘两眼,牵着少年往外走了一些,“你老师有没有小女朋友?”

  这话问的让何桉脸上莫名其妙一红,他吞吐着说:“师伯…我不知道啊…”



  杨苛看他很怂的样子,放开不再打趣他。实际行动比较有效,他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大红包塞给何桉,

  “来,奖励你好好学习的。”

  “啊…师伯,不用,不用这个。我一定会和老师好好学的,我会努力,您放心。”



  “你拿着。小何,求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能接受师门的规矩,能接受你老师的脾气,说明你很积极,也很勇敢。你看你也这么瘦,不得好好补一补?”


  何桉有些不知所措,他伸手,窘迫的停在半空中,不知是接还是不接。可大红包已经碰到了他的指尖,在这时,他又忍不住想要看沈珘两眼。


  于是沈珘终于悠悠的开了口,“你师伯给你,你就好好收着。钱多少都无所谓,重要的是他说的话,你要用心读书。”

  “是,我知道了,老师。”



  何桉欠身,赶紧把红包接过来收好,他还是比较听沈珘的话,接着很有礼貌的道了谢。


  杨苛看少年举止都很干脆,十分得体,是从小家教严格的体现,如此一来倒也不担心什么了。这小何少爷肯定有权有势,沈珘要是碰到什么困难了,他或许也能帮一把。


  三人在小吃街饱餐了一顿,期间杨苛又问了何桉许多问题,何桉都老老实实回答了。还说了自己参加了什么社团,自己报名了什么比赛。


  吃过饭,何桉自行回到宿舍预习功课。杨苛来到了沈珘的办公室,沈珘正给杨苛沏茶。正山小种有浓浓的松烟香,空气里满是桂圆干味。


  杨苛瘫在沙发上,他轻轻拧了两把眉。这间办公室虽然偏僻,但采光还是很不错的,他看着自家师弟娴熟的手法,忽然开口问:

  “身后的伤好一点儿了?”



  已经过了几天了,沈珘被问的脸上一红,他这个时候还很年轻,很容易害羞,他险些烫伤到自己的手,磕磕巴巴地说:“好一点儿了,师兄,您别担心。”


  “嗯。”杨苛点点头,看着师弟冒冒失失的样子,突然觉得好笑,“你那学生,还是挺不错的。他喜欢打篮球?”

  “是。他跟我说他参加了篮球赛,过几个星期就开始比赛了。”



  沈珘边说着边把泡好的温茶递过去,杨苛捧起来喝了一口,很纯很正的味道,“最好不要因为这些耽误了学业。”

  “好。师兄,我会让他劳逸结合的。”



  “你也不要把他管的太严,该松懈还是得松懈,毕竟他是何家的小少爷,必要的时候还是能帮助你。”


  话中有话,沈珘怎么会听不出来,他坐得笔直,两手放在膝盖上,又是一副打商量的样子,“师兄…您是什么意思?”


♥️🌸⚡️同名:才疏学浅的南陈


评论(6)
热度(96)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才疏学浅的南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