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疏学浅的南陈

人生路还长,好生往前走。

长夜(师生)

🔔afd更至 第二章 风波 13


第一章 考验 ⑤ [下]


沈珘看他那可怜兮兮的样子,又打了两下就放开了他,自顾自的收拾干净桌子,仍是一副生闷气的样子,大步流星的走进了厨房。



  何桉背过手揉揉pg上的痛楚,一瘸一拐的跟着进去,“老师,我来帮您。”


  几个碗被眼前的高个子清秀少年接过去,沈珘没有阻拦,他站到一边清洗着锅上的油渍,另一只手拧着抹布,开始处理抽油烟机。



  “明天你要面对的,是你的师伯,也是我的师兄,杨苛。”


  何桉正盯着水花表面的白色泡沫出神,并没有反应过来沈珘在说什么,隐约只钻了零星的几个字进耳朵,

  “啊?老师,能请您重复一遍刚才的话吗?”



  沈珘笑了两声,从进门开始,他就知道何桉的思绪一直飘渺在外面,不然怎么可能一直犯这种小错误。


  沈珘耐着性子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我说,明天你的面对的人,是你的师伯,我的师兄,杨苛。”


  “你一定要尽力做好,每一个方面都要做到位,要记住我对你说的话,明白吗?”

  “是…我知道的,您放心。”



  何桉乖乖的点了两下脑袋,他的话好像没说完,有半分嚅嗫挂在嘴边,他想了一会儿,半晌迟疑的开口:

  “老师…您,您那天,是被师伯罚了吗?”



  沈珘停下手中的动作,轻轻挑起半边眉头,“你怎么知道?”


  “我…我……”何桉继续盯着水上的泡沫倒影,里外裤都蹭到身后的伤口上,疼得很是厉害,“老师,其实那天我没有走远。我回去改了一下稿子,又折回去了…后来我听见办公室有打罚的声音传出来,啊…我不是故意要听的,我也什么都没看到。”



  这崽子倒是挺细腻敏感,后边蹩脚的一大堆话明显就是临时编纂出来的。何桉的为人,沈珘大抵已经拿捏了,就没有揪着这个点不放。



  “你…”

  何桉急切的声音打断了他,“老师,是我连累了您吗?对不起…”

  “这不关你的事,你好好学,不要辜负自己就行。”

  “老师…可是…”



  沈珘变得严厉,所有苦闷都一鼓作气的往下咽了,“不想挨打就不要再问了。你今晚再把重点记一下,争取明天做得好一些。”



  何桉识趣的没有再问更多,身后是真的不能够伤上加伤了,他老实道:“是,知道了,老师。”


  …


  第二天是周日,周末的最后一天。昨晚捎了一场小雨落下来,天气转的更加凉了一些,空气变得更加萧瑟,无数片枯黄的叶子席卷到天上,衬得碧空如洗的大空更加澄澈湛蓝了一些。



  要说紧张,何桉还是紧张的。尽管杨苛没怎么在J大的学生面前出现过,但他也了解了许多杨苛在F大里做出来的贡献,包括那些工整的论文,都是他望尘莫及的。



  他定了一个很早的闹钟,挣扎着起床刷牙洗漱,努力收拾好自己,稍长的碎发有点挡眼睛,但并没有遮住他清秀俊俏的面容。



  在大镜子面前站定,他犹豫着,不是很想就这么出去。他松开长裤的裤腰带,腿gen边缘都是一层被板子巴OOO掌抽出来的红色痕迹,再慢慢的将diOO裤褪到膝OO弯。



  伤痕累累的TUN暴露在空气中,可以看到很多地方都已经泛出了青OOO紫的痕迹。何桉忍不住伸手碰了两下,接着倒吸了一口凉气。



  因为没有上药的原因,所以显得有些狰狞,但何桉的抗揍能力还是不错的,这样的伤并不会妨碍他走路。顶多在穿上紧OO身OOKU的时候会难忍一些。



  浅浅的打理了一下自己,他简单的与沈珘吃了早餐。昨晚因为太晚的缘故,他并没有回宿舍休息,便在沈珘这里将就了一晚上。


  幸好教师公寓离大教室也很近,拐两个弯就能到。何桉到的时候是七点半,在那之前他重温了一遍资料,回顾了一下老师强调的东西。接着将电脑开机,把U盘插进去。



  演讲与考验在八点正式开始。七点五十五的时候,沈珘带着杨苛进了教室,在中间挑了一个视野良好的地方坐下。


  杨苛对何桉的第一印象是知书达礼,刚进来对着他问了一通好不说,还不停的笑着解释自己的来历、名字、年龄等等。


  这样看上去倒还不错,没有自己想象的,所谓的少爷架子。


  八点整。何桉做好准备,在讲台上轻轻吸了一口气,他今天穿的还是夏装,毕竟南方的秋天还是不那么凉快,就算萧瑟了一些,也还是残留了许多暑气。



  开始是问好,接着是对自己的讲座进行解释,每一步拿捏的都还不错,时间点也卡的很准。讲到中间的时候,不得不捏着粉笔在黑板上写几个字。



  但就是这么几个字,似乎就毁了所有。何桉的单词拼写看起来不太扎实,也就是基本功打得不太良好。抛开这些不说,何桉的字,未免写得太过难看了。



  用难看来形容可能还轻了一些。他这简直就是不能入眼了。


  几个单词被他擦了又写,写了又擦,一句话断断续续的看不出个所以来,全都沾上了粉笔的灰,何桉越写越紧张,冷汗密密麻麻从额头上冒出来,还有一些滑到腰上,浸湿了裤OOO带。



  可老师和师伯就在身后,他必须挺直脊背,站直身子,一笔一划的慢慢书写,一字一句的缓缓解释。


  其实这样也没有耽误太多时间,在最后,他加快了进度,踩着点把尾页的PPT讲完了。整个过程,除了那一点小瑕疵,还有偶尔的断断续续,磕磕巴巴以外,似乎就没有什么别的缺点的。



  杨苛其实是满意的,他的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本身就是一个不知道退让的人,此时此刻竟是有些接受了,也明白了自家师弟坚持着要来这里的用意。



  杨苛勉强满意了,但不代表沈珘满意。他看着笑得有些局促的少年,看着他无处安放的手,突然就很想拎起桌上教棍去教训他。



afd同名:才疏学浅的南陈


❗️baoli文学入股不亏


uu们快来看小桉桉隔三差五挨打🙈

评论(27)
热度(129)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才疏学浅的南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