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疏学浅的南陈

人生路还长,好生往前走。

长夜(师生)

afd更至第三章 释然 ④


第二章 风波 ① (下)


“我觉得你做的还不错,就是字写得有点儿不太好。你过来,我再给你讲一讲。”


  何桉点点头,很快又摇摇头。他像是听见了什么不该听的东西,瞬间瞪圆了眼睛,“啊?老师…我…我,您说我做的还不错?”


  沈珘肯定的重复了一遍,“是,做的还不错。你觉得有缺点的地方,我来给你修正一下,你要认真听。”


  何桉总算是听清了,他咧嘴一笑,心想身后总算不用伤上加伤了。他飞快的爬起来,一骨碌将板子放到桌上,顺着吩咐坐到老师身边,“噢…谢谢老师。”


  花了一下午的时间与少年讨论。何桉本人也是十分上进求学的,沈珘的每一个知识点他都确定听进去了,不过在最后,沈珘提醒他说有问题要及时问。


  讲完了作业的问题,何桉还美滋滋的在沈珘这里蹭了一顿饭,虽然老师的饮食也很清淡,但总比食堂的好多了。他发现沈珘在饭桌上没有那么多的规矩,也就稍稍松懈了一点儿。


  吃饱喝足以后,已经到了晚上。何桉在厨房刷碗,沈珘打开电视,内容是晚间新闻,他似乎不太满意,映入眼中的内容都是他今早在学校里了解过的,索性就抓着遥控换了一个台。


  换了一个台也似乎没什么用,难看就是难看,他轻轻叹了一口气,斜着目光就看见了静静躺在桌上,仍然没有被收进去的檀木尺。


  少年面容清秀,乖乖顺顺的看起来总能让自己消磨掉大半的火气。他从瘫着的姿势变成端坐着,两条交叠的腿也放下来。


  他似乎忘记了什么。到底是什么呢?


  不管是什么,他还是鬼使神差的拿起了这柄厚重的檀木尺,上乘的材质打造出来的器具总要比亚克力尺子坚固,沈珘眯着眼睛轻轻抚了两下,很快恍然大悟。


  何桉前几天的小测是不是没有满分来着?


  这样想着,沈珘将檀木尺举起来,硬木板破空的声音十分锐利,砸在身上肯定是不容小觑的痛楚。何桉挨它的次数不多,大多都是犯了小错之后被自己一顿亚克力透明尺子就能揍得老实下来。


  何桉不知道即将袭来的暴风雨,今天好不容易被老师夸了,也没有挨板子,心情就跟晴朗的天气一样明亮。他三下五除二的洗好了餐具,擦干净手出来,哼歌哼到一半戛然而止。


  他又做错什么了吗?


  小心翼翼的,何桉靠着门边,不太敢走过去,“老师……”


  沈珘不想跟他废话,凡事先揍了再说,“跪过来。”


  何桉抿了抿唇,他知道老师一直是这样,只有先打完了才会跟自己一板一眼的讲道理。他弯下膝盖,慢慢的跪到地上,抓紧裤腰趔趔趄趄的跪过去。


  两腿都在发颤,他跪直了,盯着地上的小半片倒影,好像刚刚老师的夸赞就停留了这么几秒,此时却又因为不知道做错了什么而要挨打了。


  “什么时候篮球赛?”


  何桉正走神的厉害,他没听见沈珘在问什么,冒冒失失的,“啊?”


  两板子脆生生的往他手臂上砸,沈珘瞪了他一眼,“袖子卷上去。”


  何桉倒吸了一口凉气,咬紧牙关将手袖蹭上去,刚刚挨过打的地方浮出来,两道红棱。


  两只手规矩的垂在身侧,他感受到檀木戒尺在肩膀上游走,接着又往同一个地方脆生生的敲了两下。


  沈珘的力道太重,痛的他忍不住一缩,这几天因为学习的缘故,睡也没能睡好,食堂太单调,也很难吃,导致他一直很消瘦,也不太能忍痛。


  他往旁侧了一侧,歪过头就能看到肩膀上鲜红狰狞的伤,他抬起没有挨打的手臂,努力揉了揉眼睛,带着哭腔说:

  “老师,我哪里做的不够好,您告诉我好吗?我会改…啊!”



  还是同一个地方,檀木尺不眨眼的专门挑右肩膀的上方击打,何桉又挪了挪地方,不由自主的哆嗦,他耷拉着脑袋,拼命遏制着眼泪。


  足足又打了十下,那地方一片通红了,沈珘放下两条腿,换了个方向,“左边衣袖,卷起来。”



afd同名:才疏学浅的南陈

评论(3)
热度(93)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才疏学浅的南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