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疏学浅的南陈

人生路还长,好生往前走。

长夜(师生)

沈河太难了qwq


afd更至 第二章 风波 10


第一章 考验 ④ [下]


前脚踏入办公室,后脚就是周而复始的责打,xx上早已zhong得将近两尺高,姹紫嫣红的。

  何桉抖着肩膀,“记住了…老师我记住了,真的。”

  “好了,你的这份稿子,我再给你改一改,到时候我再教你一些技巧,完事之后这些都得重新开始,我会教你。”


  终于被放开,何桉哭着往后退了两步,“是…谢谢老师。”

  跪了一会儿,才被允许站起来。何桉抹掉脸上挂着的泪水,略带羞○se的拉扯上里外ku,蹭到伤○处时又让他狠狠抖了一下。


  一丝缝隙中映射过来的光线更浓了,看来是到了正午,淅淅沥沥的还能看见空气中飘动着的粉尘。何桉依着吩咐,规整的站到沈珘身边,聆听教导。


  大约二十分钟过去,沈珘揪着最后一个点讲完,撑着脑袋看着身边的高个子少年,问:

  “听懂了么?下次就要按照这样来。”

  身后疼得何桉冷汗直冒,口也干燥的厉害,他攥紧了衣角,“听懂了,谢谢老师。”

  “上次给你的药粉,还有?”


  刚刚被那样子惩处完,何桉还是有些羞。这么一提起来又开始不好意思了,耳根的那抹红一直窘迫的辗转在那儿。

  “还有。”

  沈珘看他那样子,轻笑了一声,“需不需要给你上点药?”


  何桉更加不好意思,他垂头闷声说:“不用…不麻烦您了,我自己回去可以的。”

  “行。”沈珘站起来,收拾了桌上的文件资料还有U盘往何桉手里塞,“你今晚再温习一下,还有你的字,明天尽量写好看一些。”


  何桉点头,“是,我知道了,老师。

  默了一阵,不小心与沈珘的视线触碰,这几天师长的积压太深刻,何桉惊慌而逃,“老师…那,那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先走了。今天您辛苦了,谢谢您。”


  少爷出身,何桉的家教涵养都很不错,这一点让沈珘很舒服,他看着人转身,抱着书走得有些缓慢,不由得皱起眉头,“等一下。”

  何桉停住,转过身,“老师您还有什么事情吗?”


  此时已然是正午时分,这么一大早就把人给打了也不太好,沈珘站起来,拎了一件外套过来披上,

  “来我家一起吃饭。想吃什么?”

  猝不及防的受到邀约,竟然是比挨打还要难做的抉择,何桉头顶上的两根毛再一次翘起来,

  “老师,我去食堂吃一点儿就可以了,我……”


  他住了嘴。因为他看见沈珘眉头拧起,似乎又是要生气的模样,他便知道自己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

  沈珘不理少年纠结的小心思,径直将崽子手里的资料和纸张揽了过来。这个时候的何桉身上没有多少肉,身高与沈珘没差多少,倒是细胳膊细腿的。


  何桉咬着牙,只得被迫妥协,“我都可以的,老师,麻烦您了。”

  “不要觉得麻烦。”沈珘笑了笑,觉得这崽子怎么就这么细腻,“我打你打得这么狠,总得做点好吃的犒劳犒劳你,对吧?”


  话音落下,身后又是一阵阵疼痛袭来,何桉瞥过视线,吞吐道:“啊…嗯…”

  教工宿舍在南区,离外语学院并不远,沈珘带着何桉拐了两个弯,便走到了楼下。秋天这个时节,南区的风景还是很靓丽,街道两旁的大桉树随风招摇,池子中央的水纹浅浅荡漾,尤为澄澈。


  沈珘住在三楼,并不高的楼层,可采光极佳,住着也很舒服。何桉紧紧跟着沈珘上楼,布料蹭到pg时又让他皱了眉头,他尽量保持默不作声。

  打开门,沈珘换好鞋子走进去,给何桉拎了一双家居鞋。屋里的格局很完美,色调很简单,米白色的砖瓦,墙被粉刷的雪白,客厅中央摆了一台很大的茶几桌子,不远处靠着一台电视,角落还放了几盆喜人的绿植。


  客厅旁边连着阳台,阳光一点不落的全部漏进来,明媚又敞亮,一改刚才在楼道里的阴暗潮湿。何桉从小住的地方很不错,但此时看到这副场景,还是被惊艳到了。


  撞见少年没有任何动作,一副被吓到了的样子,沈珘笑着敲了一下他的脑门,“怎么了?”

  “没有,没有…”何桉猛地回过神来,他连忙换好鞋子,跟着走进去,“老师,您布置的也太好了。”

  “我喜欢这样。”沈珘系好围裙,“闲了就收拾一下,这样住的舒服一点儿。就像每一件事情都要认真谨慎的对待一样。”


  兜兜转转又回到了一开始的问题,何桉抿着唇垂下头,“是,老师。”

  沈珘没想教训他,他放缓语气,笑着说:“行了,不用太拘谨,去吃点儿水果,休息休息。今天你也辛苦了。”


  “嗯,好。”


  何桉还是有些紧张,说实话他也是有些饿了,看见桌子上光鲜亮丽的水果,忍不住就剥了一个橘子来吃。

  让他没想到的是,这橘子生得好看,可入口咬下去之后,却是酸的不行,何桉嚼了几口,被酸得龇牙咧嘴的。


  这时沈珘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走出来,看见少年手里抓着一把橘子,嘴里嚼着的那块像是很烫嘴,他便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走到饮水机旁接了一杯温水,给人递过去,“喝点儿水缓缓。”


  “唔…”何桉来不及道谢,接了就咕咚咕咚往下吞,感觉好一些了,才说:“谢谢老师。”

  何桉看起来乖乖的,笨笨的,沈珘笑起来,“不要吃这种,得挑下面有凸起的吃。”


  吃橘子还有讲究,何桉是第一次学到。他点点头,“知道了…”

  交代完又不放心的回到厨房,沈珘做饭做菜很熟练,自从毕业以来就一直在外奔走,也练就了一身很好的厨艺。


  他三下五除二的捣鼓了几道简单的菜式——香菜拌鸡丝,番茄炒鸡蛋,清炒白菜,还额外打了一份枸杞叶瘦肉汤。

  菜色看上去很不错,让人垂涎欲滴的那种,何桉饥肠辘辘的,坐到垫了两个软垫的凳子上,他坐得笔直,早年接受的家教使他举止十分得体。


  他等着老师坐下了之后才动筷子,沈珘在餐桌上倒是没什么规矩。抄起筷子夹起鸡肉丝就往何桉的碗里夹,跟着搅拌在一起的还有香菜。




afd同名: 才疏学浅的南陈


baoli文学入股不亏!

来看小桉桉隔三差五挨揍 🙈

评论(24)
热度(126)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才疏学浅的南陈 | Powered by LOFTER